大概一年前,我發現巴特背上有一個範圍約半個手掌的皮膚

如果把它拉起來的話,會覺得比較厚

但是如果放平自然用手摸過去的話,沒有甚麼異狀

我想會不會是某次打針時沒揉散,所以持續觀察

半年前開始,變成不用把皮拉起來,用手平摸過去就可以感覺那個範圍有些硬

10月中我出國10天回家後發現,腫塊明顯產生了

我不知是因為我10天沒摸,所以一下子感覺它變腫很多

還是真的有了甚麼變化,所以馬上帶去給醫生看

跟醫生商量之後,決定趁腫塊還沒變更大之前,做切除手術並化驗

一方面也是怕萬一拖到更久才處理,對年紀更大的巴特會更危險

於是手術日期訂在10月29日下午

 

本來巴特是要到12月才做全身健檢,因為手術的關係,我將健檢日期提前

變成10月29日早上先做全身健檢,沒有問題之後下午再動手術

因為醫生說術後要2個星期才能拆線,所以我10月28日就幫我兒洗澡、修毛、剪指甲

 

 

10月29日中午健檢結果出爐,尿檢、血檢、超音波都正常

連以前常常有些偏低的白蛋白和尿比重,這次都回到正常值

只有一項發炎指數有稍稍高了些,醫生說有可能是背上的腫塊造成的,不用太擔心

 

手術是下午4點半開始的,要開始之前,我對著已經躺在手術台的巴特說:

『小乖~不用怕!媽媽在外面陪你,一定要記得醒來喔!』

手術30分鐘就結束了,5點鐘我就在一旁陪他等麻醉退

到了7點多,確定他狀況OK,我們才回家

醫生開了一個星期的藥,交代一星期後回診看傷口復原狀況

 

回家之後,醫生說8點可以開始給水和食物

我先給一些水,確認他不會吐,8點半才讓他吃飯

而且我把一餐飯的份量分成3次讓他慢慢吃

8點半、9點半、10點半各吃一次

8點半那次剛開始不吃,可能傷口痛沒食欲

我用手餵了幾口,巴特就肯自己吃了

9點半和10點半那兩次,巴特看到飯飯就自己走過來吃了,看起來狀況良好

當天晚上也睡得不錯,我沒有聽到他痛痛哭哭的聲音

 

 

10月30日早上,我一醒來就聽到巴特走路的聲音,步伐節奏跟以前一樣

我準備早餐時,他也跟以前一樣在廚房門口等

食欲、食量、便便、尿尿都正常

到了下午,我發現傷口腫得有點大,但是醫生有說術後2~3天傷口會腫是正常

只要保持傷口乾燥就好,我有幫他量體溫是38.4度

因為巴特沒有痛痛哭哭的表現,所以我持續觀察

晚上7點多,我看著巴特的傷口有點擔心

因為巴特除了結紮和牙齒根管外,沒有其他外科手術經驗

我不知道傷口腫脹的程度到底要到怎樣才算嚴重

於是我又帶巴特去給醫生看傷口的狀況

 

醫生看了傷口之後說是正常,但是可以抽掉一些組織液或血水讓巴特舒服一點

後來醫生說抽不太出來,應該已經變成血塊,跟我說不用太擔心,血塊會慢慢被吸收掉

 

回到家9點多,我弄晚餐給巴特吃,他又不吃了

我認為他又是因為痛不想吃,但是因為要吃藥,所以我用手慢慢餵了一大半的量

從晚上9點多到11點,巴特沒有哭哭,但看得出他不舒服,一直在換姿勢、喬位置

11點進房睡覺,到12點多有乖乖睡

 

 

10月31日凌晨12點多,巴特開始哭哭了

我為了安撫他、觀察他,捲了棉被到地上跟他一起睡

他如果哭哭,我就摸摸他、說話安撫他,這樣他就會睡一陣子

但是睡了一陣後又起來哭哭喬位置,我安撫後又會繼續睡

我心裡盤算著可能是傷口比較大,止痛藥不夠力

天亮後要再去找醫生開好一點的止痛藥

 

從凌晨12點多到4點多,一直持續著哭哭、安撫、再睡睡的過程

我完全沒睡,希望天快亮,能趕緊找醫生緩和巴特的痛痛

4點多,突然巴特開始喘了,我意識到狀況不對

馬上檢查巴特全身狀況,喘但是沒有發抖

手腳和耳朵冰冷,我趕緊幫他量體溫,降到36度,牙齦也泛白了

我馬上叫把鼻起床照看著他,我則是開始打電話找新竹市可能有24小時急診的動物醫院

打了一輪沒有醫院接電話,我決定往台北送,連絡好醫院後馬上飛車前往台北

 

把鼻在前面開車,我和巴特坐後座

一開始巴特的頭是朝向窗戶不是朝向我

他在車上一直動來動去想喬位置,我一直跟他說話

叫他休息不要亂動,免得撞到傷口更痛

後來他終於喬到一個他想要的位置,原來他想把頭枕在我的腿上

當他枕在我腿上後,他安靜了,不亂動了,只剩下偶有的小抽搐

我一直叫他要加油,馬上就到醫院了,再忍耐一下

就在到院前不到10分鐘,巴特的眼神渙散了,我固執地告訴自己,他只是痛昏了

 

10月31日早上5點多,我們到達台北的醫院

醫生聽診後說沒心跳了,問我們要不要急救

我和把鼻異口同聲說當然要,醫生就把巴特抱進急診室

此時我的情緒完全崩潰、痛哭失聲,大叫:小乖你快回來!

10分鐘後,助理醫生過來說,主治醫生正在幫巴特急救中

他來問問之前巴特的狀況是怎樣

我和把鼻不斷拜託醫生,一定要把巴特救回來

大概再10幾分鐘後助理醫生又出現,告訴我們最不想聽到的結果:急救無效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走到巴特身邊的

看著他背上還沒拆線的傷口,我開始瘋狂的自責

主治醫生問我巴特背上的傷口是怎麼回事

我把整個發現腫塊的過程和決定手術的原因告訴醫生

醫生說,不以結果論來說的話,我當下的決定是沒有錯的

但若想要確實瞭解巴特離開的原因,應該只有解剖

 

解剖?該被剖的是我吧!

我不該自以為聰明,自認可以幫他去除未來可能的苦痛,卻反而造成他的離開

我不該過份輕忽他的不適,應該在他開始有哭哭現象就馬上帶他上台北

我人生中從沒有一刻是那麼的痛恨自己

 

從10月31日以來,我將自己與世隔絕,不開手機、不開電腦、不看電視

我無法接受巴特突然離世的打擊,再多的言詞都無法描繪我悲慟的千萬分之一

以前巴特每天都會禪修做功課

我認為以他的慧根,縱然沒有得到菩薩加倍愛護,也不至於會被如此殘忍對待

所以我去廟裡問菩薩,到底是為了甚麼?

是我的自作聰明、自以為是害了他的嗎?菩薩說不是

接連又問了好幾個原因,菩薩都說不是

到最後,我問了菩薩,就只是單純的緣份盡了嗎?菩薩說是!

我一直知道終會有這天的到來,而這一天的到來也一定伴隨著巨大的痛苦

如果是要以增加我心理痛苦的方式,來減少巴特肉體痛苦的話

我應該感謝菩薩慈悲的安排,感謝菩薩讓我兒沒有承受太多、太久的苦難

 

把鼻說,活著的人一定要找一個可以勇敢面對將來的理由

所以我們就想成丁巴特同學是去天國留學了

而且因為平時就有修行的功德,所以直接請菩薩當指導教授了

 

阿罵說她以前每天早上5點多醒來就看到巴特已經在做功課

是巴特自己每天認真累積的功德,才讓自己提早離開畜生道的折磨,去往更自由的國度

阿罵有一段話打醒了我,她叫我不可再自責與過份難過

她說巴特的修為很難得,我不可以讓他因為擔心我,而不去向菩薩報到

這樣我會害巴特長久以來的修為和功德都前功盡棄

所以,我會盡量減少自責的念頭,也盡量不嚎啕大哭

有時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我會咬緊牙根設法把它逼回去

我希望我兒過得更好,我不要成為妨礙他的人!

 

本來沒有想要通知大家這個讓人傷心的消息

想著之前我就不活躍於各社交平台,或許時間久了,大家也漸漸習慣沒有巴特的消息了

但是雖然我為人冷傲難親近,我兒卻憑著他自身的聰慧與天真,得到很多人的愛護

年底到了,娘砲軍團可能要聚會了;12月到了,MBP也要舉辦了

還有其他許許多多可能見過面、可能沒見過面的阿姨叔叔,都非常喜愛巴特

我不應該剝奪大家跟巴特道別、給巴特祝福的機會

所以今天才發文通知大家

丁巴特同學已經於103年10月31日早上5點多,啟程前往天國留學了!

感謝各位愛護巴特的朋友,謝謝你們讓他在將近9年的歲月中

除了家人給的親情之外,還能得到滿滿的友情,讓他不虛此生

相信以我兒的善良,他在天國也會為大家祝福的

 

 

 

小乖 ~ 媽媽今天凌晨夢見你了

從你離開以來,每一天我都是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我知道這樣不行,因為吃了藥我會直接昏睡到天亮

這樣我就沒辦法在夢中見到你

所以我昨晚睡前刻意不吃藥

11點多上床到12點多,我知道自己沒完全睡著,處在一種朦朧的狀態

然後突然間我就進入了夢境

我聽到你平時小跑步的腳步聲,我知道你來了

我抱起你跟你說話,後來我把你放在我肚子上說:來~跟媽媽一起睡

突然間我醒了,看了下手錶,凌晨1點15分

我很平靜地回想了一下夢境,抱著你的感覺非常真實

謝謝你讓媽媽能再見你一次,或許這幾天你都是在媽媽身邊的

因為媽媽偶爾會在某一次的呼吸中,聞到你身上的味道

可是小乖 ~ 媽媽跟你說,明天就是你的頭七

現在媽媽已經保護不了你了,你應該趕快到菩薩身邊去,那才是你該去而且安全的地方

所以過了明天,就不要再擔心媽媽了,要乖乖跟著菩薩走,知道嗎?

媽媽很難過、很不捨,但媽媽會為了你和其他家人而堅強

謝謝你這輩子來當媽媽的小孩,豐富了媽媽的人生,媽媽會永遠懷念你!

  

DSC00987 (2).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utterting 的頭像
butterting

奶油小生阿薩布魯的事件簿

butter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3) 人氣()